2018年6月19日 星期二

[ハセガワ 1/72] 帝都ノ空ヲ守ル!---川崎 三式戦 飛燕丙 244戦隊 生野文介 大尉搭乘機


貴様と俺とは 同期の桜

同じ兵学校の庭に咲く

咲いた花なら、散るのは覚悟

見事散りましょ、国の為。


---大日本帝国軍歌,《同期の桜》


對大多數人而言,二戰日本的第一印象便是那高掛日之丸、翱翔於太平洋上空的零戰;而對二戰德國八九不離十便是翱翔於第三帝國前線、體態輕盈的 Bf.109。那,若如 Bf.109 外型的飛機出現在太平洋戰場呢?

1942年 4月18日從美軍航母起飛的16架 B-25 轟炸機如入無人之境飛入帝都東京及首都圈上空。在密密麻麻的防空砲砲火中,一架外型迥異於同期機型的日本軍機從水戶陸軍飛行學校跑道上悄悄起飛,試圖追上襲來的敵機機隊而未果;殊不知兩年後大量生產的該機將在帝都上空迎擊數量更多、火力更強的敵機。帝國陸軍的特殊生---系出日耳曼的 "飛燕" 傳奇在此悄悄揭幕。

從參考 He.100 實機和 Bf.109 圖紙誕生,到歷經新幾內亞、比島 (菲律賓)、台灣上空的鏖戰。幾經改良的飛燕雖仍因德系的 ハ40 (DB.601) 液冷式引擎水土不服、不易維修等老毛病而未能大量換裝部隊或成立大量使用飛燕的部隊,然就其操縱性而言乃是一款十分出色的戰鬥機,更能說是川崎在戰時技術與設計概念的代表性作品。

隨著1944年塞班島陷落,日本本土 (狹義的內地,不含台灣、朝鮮) 終進入美軍的轟炸機投射範圍內,天降之災又再次向帝都東京步步近逼。1944年 11月於東京近郊調布飛行場成軍的 陸軍飛行第244戰隊 便擔負起戍守帝都空域的重責大任,同時也是一支罕見全數由飛燕組成的部隊,更是直至終戰操作飛燕成績最為亮眼的王牌部隊。

本次使用的套件是長谷川發售已久的長青樹套件---A系列 A3的 飛燕丁型 加以修改,搭配 Finemolds 飛燕丙型 244戰隊 套件中的水貼,製作 生野文介大尉座機。以實機而觀之,飛燕丙---後期型 (未裝備德國毛瑟 MG151/20 機砲) 與 丁型 之間差異並不大,主要為兩者機翼機砲配置不同。然兩型機砲皆嵌於機翼內,於模型呈現上並無明顯差異,故本次製作僅就塗裝方面有所更動,若有考證缺失處還請諸位先進加以鞭策。

生野文介大尉為 陸軍飛行第244戰隊 そよかぜ隊 (第一飛行隊/中隊) 隊長,先後駕駛過三式戰 飛燕 和 五式戰。在王牌輩出的 244戰隊裡,一共擊落 6架敵機 (亦有一說擊落 8架,並未認列空戰王牌),其中有以機砲擊落者亦有以體當撞擊擊落者。或許是當年戰隊長 小林照彥少佐的光芒過於耀眼 (畢竟 24歲擔任戰隊長可謂史無前例的年輕、同時為空戰王牌),年紀更輕的生野大尉較未受矚目;至今生野大尉仍為較活躍的 244戰隊在世成員,另一位則為震天制空隊時期的 板垣政雄軍曹。

不愧是長谷川二十幾年的長青樹產品!
除了機身和翼面交界處有小縫要補、打磨以外,一下子便可輕鬆組完!


一旁是同一批次製作的 HB T-6G,
與 T-6G 粗曠的機身相比,飛燕顯得十分纖細。


筆塗橘黃色識別帶,並遮蓋。


還沒掌握噴筆技巧就亂噴一通的預置陰影(?) 和機首防眩帶。
待乾後,噴上一層銀漆 (而且好像調太濃了)...


與同一批次的 T-6G 相同,噴上一層金屬底漆以免硝基亮光漆降低銀色輝度。
噴一層亮光漆、貼水貼、又一層亮光漆、輕微入墨線和 wash,最後張線就完工啦! (敷衍)

主要使用 Finemolds 套件內的水貼,並搭配長谷川套件的標語水貼。

跟常被人嫌太厚長谷川水貼相比,Finemolds 的水貼更厚且不容易服貼,要花些時間並搭配熱毛巾操作。
下次若製作 FM 的產品...還是盡量用遮噴吧!!!

接下來又是拍照時間啦~~~


從襟翼不難發現,這架飛燕 (實機) 的副翼是從另一架塗著迷彩的同型機上拆下來的零件。
此 "殺肉" 現象在太平洋戰爭末期蠻常出現的,也顯現出當時日本在資源上的匱乏。


看了照片才發現...風擋前面好像沒有黏正


老樣子...個人認為最能看出飛機結構美的角度。


跟美系機粗壯的外型相比,飛燕纖細的線條看起來更是一種享受!


機腹特寫。
左側的機翼似乎沒有推平啊啊啊...


跟上一篇的 T-6G 同一批次製作,在這架飛燕丙上一樣體驗到幾個 "第一次": 第一次製作帝國陸軍飛機 (個人是海軍派的,某種成度上有點討厭陸軍啦~)、第一次使用 Finemolds水貼 (難用程度果真名不虛傳)、第一次噴預置陰影 (雖然噴得很爛)、第一次口味重一點的舊化 (雖然做得不怎樣,而且後來還有玩過更重的)。還是要感謝一直以來眾多前輩、大師的提點與鞭策,相信之後的作品會更有看頭!

在寫完這篇文前不久,才剛脫離做模型的撞牆期。雖然還有很多需要加強、吸收、磨練的地方,但是隨著心境的成長與轉變,給自己的壓力至少沒有前一段時間那麼大了。但同時學業和其他領域也來越忙了...。只能說...加油吧,我自己!!!


比例: 1/72
品牌: 長谷川 套件 + Finemolds 水貼
商品編號: 011335
難度: ★☆☆☆☆


最後,附上大東亜戦争末期的軍歌《同期の桜》,向守護蒼穹、戍守秋津之國的武士們敬禮!!!

2018年2月28日 星期三

[HB 1/72] 無窮花初開---North American T-6G Taxen ROKAF


동해물과 백두산이 마르고 닳도록

하나님이 보우하사 우리나라 만세.

무궁화 삼천리 화려강산

대한 사람, 대한으로 길이 보전하세.

直到東海海枯、白頭山石爛,
望上蒼庇佑吾土,願我國祚永恆。
三千里江山如畫,無窮花遍地盛開,
大韓民族正復興、壯大,祈我國土長存。


---大韓民國國歌,《애국가》(愛國歌)


說到韓戰,多數人較有印象的飛機大概是前期登場的 F4U、F9F、F-51,以及後期成為空中霸主的 F-86 。然而,以上機種幾乎由美軍和其他聯合國維和部隊操作;那身為地主國的大韓民國呢?

隨著太平洋戰爭劃下句點,在美蘇分區佔領、扶植下,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 和 大韓民國 於焉誕生。在經濟和民生工業上,兩國看似勢均力敵;但在國防發展上,兩者可謂泥雲之別。北方的金日成秣馬厲兵,且有蘇聯積極援助新式裝備,陸軍、空軍編制已盡完備;而南方的李承晚則仰賴數量龐大的美軍駐軍,陸軍編制卻未臻充實,更遑論只有三十幾架飛機的空軍---還是由無武裝聯絡機和日軍殘餘機體組成的。

隨著美軍撤離朝鮮半島,1950 年朝鮮人民軍揮兵南下,大韓民國陸軍精銳部隊一一被擊潰,空軍更在北韓掌握絕對優勢下幾近全滅,一路撤退到釜山。聯合國部隊在仁川成功登陸並向北推進後,重建積弱不振的南韓軍隊並協同作戰更成為當務之急,幾乎全滅的大韓民國空軍 (ROKAF) 也在此找到喘息並重新武裝的機會,換裝美軍提供的 F-51(P-51) Mustang 和 T-6G Taxen。而相較於幾乎都在南方活動,較少進入北方戰線的 F-51,擔任前線偵查、空中前進管制、砲兵觀測的 T-6G 更可說是大韓民國空軍韓戰期間的中流砥柱。

本次製作的是 Hobby Boss 的 Easy Assembly (沒有細節)系列產品,水貼則使用 Academy T-6G 套件內的南韓空軍塗裝水貼。同時,也算是第一次開單一機型生產線,同時製作 3架 T-6G。相較於目前 1/72 決定版的 Academy,HB的模子顯得十分單調、座艙除了兩張光凸凸的椅子外空無一物、價錢上亦無相對優勢;唯一的優點大概是有開出 Academy 沒有的梭形天線,可以製作其他子構型、時期的 T-6。

Hobby Boss 的快拼系列零件真的很少,組起來也很快!
相較於 Academy 用 2+3片零件組成的機身&主翼,HB 僅用兩塊零件呈現!
隨手一合,再點個膠,主結構就完成了!


HB 快拼系列一直以來的硬傷 --- 上下機身接合處有不小的斷差,輪艙處也可些微看到接縫。
此外,上下機身皆是較厚實的硬塑膠,直接用 200號砂紙配合電動工具伺候!


看了一下 Academy 盒繪之後發現,南韓的 T-6G 在機腹航行燈和機尾起落架之間有一根天線,
且與機首下方有通訊天線 (張線) 連結。而且此一特徵在許多南韓保存機上皆有存在。
在該位置鑽孔,並以粗膠絲製作天線。



座艙罩遮蓋完畢。
同一批次一起製作的除了另 2架 T-6G 外,還有一架飛燕丙。
與機身纖細的飛燕相比,T-6G真的粗壯許多 (機身裝甲也厚很多)。



生產線上機體齊聚一堂!
左右兩架則是 Academy 的 T-6G,可看出 HB 的機首較為簡化。


一晃眼,機身主塗裝便完成啦!
相較於以往噴銀色系之前全機以黑色打底,
這次嘗試部分以座艙 (內構) 色、褐色為底色,看看有什麼變化~


有鑑於 上次 F-86F九六艦戰 噴完透明漆後銀色輝度下降的狀況,
在噴上亮光漆前先薄噴一層 GSI金屬底漆,做為隔離介面,也保護金屬顆粒的特性。

再按照慣例,噴上一層亮光漆使水貼服貼於表面時較不會產生顆粒感。

本次使用 Academy T-6G 套件內的 ROKAF 塗裝水貼。
而之前的使用經驗,對 Academy 自家印的水貼還真有點擔心...
沒想到這次意外服貼!



貼完水貼、稍微舊化、張線後,就大功告成啦!
(其實是懶癌發作沒有拍照...)

接下來又是歡樂的拍照時間啦~~~



個人認為,這個角度最能凸顯出 T-6G 胖胖的機身以及較寬的主翼。
當然...空無一物的座艙也看得一清二楚 (掩面

第一次嘗試噴預置陰影以及用黑色以外的顏色全機 Wash,效果似乎不錯!?



主翼和水平尾翼上的氣流痕跡這次下手稍微重了點...感覺效果還算滿意!



空無一物的座艙又被看光光啦~



機腹特寫~
原本上下機身接合的斷差已漂亮消除。



這次製作可以說是經歷了很多 "第一次" : 第一次開產線製作多架同型機、第一次噴預置陰影、第一次用金屬底漆當保護漆、第一次嘗試口味較重 (現在看來似乎還算輕) 的舊化等等。拜網路資訊迅速流通和透過SNS、與同好大大們聚會所賜,才能在短時間內學到各種新的技巧並付諸實踐、有所進步! 由衷感謝各位大大的鼓勵!

在經歷幾次聚會、展覽、比賽之後,在塗裝上受到不少震撼教育,開始逐漸脫離之前 "機體乾乾淨淨" 路線,也代表有更多東西、技巧需要去學習、去嘗試。 與 Academy 有細節的模具相較之下,Hobby Boss 的快拼系列主打快速、簡單完成,不失為磨練塗裝技巧的好物。希望之後的作品塗裝、髒化、舊化技巧能更上一層樓,更有勞各位前輩、同好多多鞭策!


比例: 1/72
品牌: Hobby Boss 套件 + Academy 水貼
商品編號: 80233
難度: ★☆☆☆☆


最後,附上大韓民國國歌《애국가》向戍守半島天空、建立 ROKAF 基業的這批老兵致敬!

2017年9月22日 星期五

[Italeri 1/72] 尼德蘭之眼---Lockheed-Fokker RF-104G Starfighter Recee. 荷蘭皇家空軍



Dat is dat ick mach sterven

Met eeren in dat Velt,

Een eewich Rijck verwerven

Als een ghetrouwe  Helt.

我終將逝去,願光榮的戰死沙場,

願在永恆的國度裡,成為虔誠於主的英雄。


---荷蘭國歌,《Wilhelmus van Nassouwe》(拿騷的威廉)


一提到冷戰時期的戰機,相信不少人對之前介紹過的 F-104 應該十分熟稔。
確實,F-104家族不但是第一款突破 2馬赫 的量產機,更是當時親西方陣營的主力機種。其生涯從 1950年代 美國空軍開始使用至 2004年 從義大利空軍退役為止跨越半個世紀,期間更參與越戰、兩次印巴戰爭、波斯灣戰爭等重大戰役與區域衝突,可謂戰歷輝煌;稱之為西方陣營的冷戰代表機並不為過。

相信不少人知道中華民國空軍曾以 F-104G 為載具,在「始安計畫」下衍生出機鼻安裝與 SR-71 黑鳥偵查機同型偵照設備的「始安機」(RF-104G Stargazer);後續還有移除機砲在機腹輪艙前安裝偵照艙的 RF-104G。鮮少人知道的是,同樣操作 F-104G 的荷蘭皇家空軍也曾擁有過 RF-104G...。

身為北約的一員---雖不如西德、丹麥等國的 F-104 需在開戰時肩負低空衝入華約空域投擲核彈的任務、平時則沿著鐵幕邊界執行偵照任務---荷蘭皇家空軍在汰換年邁的 Hawker Hunter 之餘,因國土測繪、支援北約偵照任務等需求而將部分 F-104G 改裝為 RF-104G。起先是委託西德 MBB (前身為德國二戰著名的軍機生產商 Messerschmitt) 將數架 F-104G 拆除機砲,在機身前段下方、主起落架輪艙前裝設偵照艙,此一型式與西德空軍、中華民國空軍使用的 RF-104G 十分近似。

然而在這批改裝機服役數年後,荷蘭皇家空軍委託 Fokker 將這批飛機全數移除偵照艙,改回原生 F-104G 構型,為什麼呢?
荷蘭皇家空軍雖全面換裝 F-104,但礙於空軍本身編制不大、機隊規模小等因素,即便為授權生產國之一,後勤成本仍居高不下。在此環境下,維護一批特殊規格的 RF-104G 顯得十分不經濟。
同時,荷蘭成功研製的國產偵照夾艙--- Orpheus Pod 更解決此困境。隨著 Orpheus Pod 進入量產,荷蘭皇家空軍再次委託 Fokker 將部分機體 (大部分為 306中隊所屬機) 進行小改造以整合新裝備的夾艙。而具有掛載並整合 Orpheus Pod 的機體被賦予新名字--- RF-104G Starfighter Recee. 。

日後,隨著荷蘭皇家空軍換裝 F-16A/B,R/F-104G 漸漸淡出第一線;而荷蘭皇家空軍仍持續使用 Orpheus Pod ,並整合在新裝備的 F-16 上 (也就是 RF-16)。此外,Orpheus Pod 更輸出並整合在義大利的 F-104G、AMX攻擊機 上以填補該國在完成生產 Tornado ECR 前的偵照任務空缺。


本次製作的是 Italeri 的套件,板件繼承自當年歐洲少數可與日本廠匹敵的 ESCI,也是當時唯一開出凹線、凹鉚釘的歐洲廠;雖然開模上有些與實機略有出入的考據錯誤,整體而言瑕不掩瑜。一如既往地,該套件也附上一整張內容豐富的 print in Italy 水貼,雖然不是由 "神之 Catograf "印製,但其品質及服貼程度與之不相上下。此外,此盒亦為目前市面上唯一有開出 F-104G/S 機背圓錐狀天線以及 Orpheus Pod 的套件,喜愛 F-104 的模友們不容錯過!!

本次選擇製作 荷蘭皇家空軍 322中隊所屬機塗裝,為該國歷史最悠久的空軍部隊。該中隊不但是荷蘭最後一個由 T/F-104G 換裝 F-16A/B的隊伍,更是荷蘭操作 F-104 的最後日子裡唯一保有前期全空優灰塗裝機的單位。322中隊雖然不是操作的 RF-104G Recee. 的主力單位 (主要由 306中隊操作) ,卻是 RF-104G Recee.在荷蘭皇家空軍裡最後的歸宿。這批 F-104G 在荷蘭全面除役後,遠渡千里至歐洲另一側的土耳其,在安那托利亞的藍天中繼續守護自由世界。


本批次製作皆因懶癌發作...所以幾乎沒拍到製作過程

與之前製作的長谷川套件 (F-104 "N104RB" Red Baron) 相比,
ESCI 1980年代開發的模具不論在組合度和細節方面絲毫不遜色。

機身需無縫處理處甚至比長谷川還少、主起落架輪艙分件設計與長谷川相比更為合理,也更容易製作。


不知不覺就完成製作啦~
(其實是忘了拍製作過程)

荷蘭皇家空軍的 RF-104G Recee. 雖僅為整合偵照夾艙的 F-104G,
亦能執行及使用各項一般 F-104G 的任務與武裝。
但考量偵照任務需求,武裝只選擇使用 副油箱 *4 + Orpheus Pod。


接下來就是拍照時間啦~

前面幾張為剛開始使用單眼相機所攝,
在明暗度、曝光等方面有不少瑕疵,還請各位大大見諒。


筆者個人認為,這依舊是最能展現 F-104 家族洗鍊線條的角度~


Italeri 的傳家寶刀---印刷精美、易操作且圖案不過於瑣碎的水貼。
即便不是由 " 神之Catograf "印製,其服貼程度和發色依舊十分出色;
唯一的硬傷大概就是說明書的水貼位置標示不清...。


從正後方看 F-104,再次驗證其 "載人飛彈" 暱稱由來。
而從其簡單線條與洗鍊的外型觀之,
更可以理解當年 Lockheed 臭鼬工廠的精英工程師們追求突破 2倍音速的精神。



側面特寫。
垂直尾翼的圖案為 322中隊隊徽 "Polly Grey",灰色鸚鵡。
此隊徽從 322中隊仍在英國皇家空軍內一路使用至現役的 F-16上,未來更將傳承到 F-35上。


機身中段近照。
在全面換裝 F-16A/B 後,大面積、高彩度的荷蘭軍徽已全面消失。


機腹、Orpheus Pod 特寫。


終於完成第二架 F-104 啦!!! 身為冷戰機種愛好者,F-104 家族一直都在「全服役國收齊」清單中;如今機庫裡的 F-104 "N104RB" 不再形單影隻,全服役國收齊計畫又邁出一步!

在本次製作中,與同一批次的 Rafale C 一樣幾乎沒有用到補土、膠絲補縫,也不需要大規模打磨,再次體驗到製作快樂模型的樂趣與輕鬆感~   這套 1980年代 ESCI開發的模具與 1990年代 長谷川的相比,或許印證了「老驥伏櫪,志在千里」一語;縱使年代較為悠久,其易組裝性與開模設計 (還有CP值) 與後來者可說是伯仲之間。而兩者之間的競爭與優劣,更為模友們帶來更多選擇與製作、考據的樂趣。

眼看近一兩年各老字號、新興模型廠商之間不論在航空類、AFV、船艦類競爭皆十分激烈,相繼推出類似題材不分軒輊、伯仲爭之。一時間,群雄雲起。在此紅海戰術之下,確實無數同好獲益良多,更為沉寂已久的市場注入新血。而商場與現實競爭何者不是如此呢? 在茫茫人海、各自衝殺的戰場上,除了充實己身實力與同行、同事相互合作、競爭外;或許增廣見聞、旁徵博引,在紅海之外找到另一片藍天也是一條可行之路。


比例: 1/72
品牌: Italeri ( 繼承 ESCI 模具)
商品編號: 1296
難度: ★☆☆☆☆

特別感謝 荷蘭模友 Kor Suk  提供荷蘭皇家空軍操作 F-104 的簡史與本拙作機體 D-6654 的服役資料!!!

-------------------以下為荷蘭文該機服役紀錄--------------------------------
D-6654

15/03/1965  [完成生產] afgeleverd aan KLU/Leeuwarden; nevelgrijs
16/03/1965  [移交 322中隊] naar 322 Squadron
12/05/1966  [事故,鳥擊] ongeval; vogelaanvaring
00/00/1968  [中隊整併] naar 322/323 Squadron (pool)
24/11/1969  [事故,降落意外] ongeval; landingsongeval
18/05/1976  [事故,鳥擊] ongeval; vogelaanvaring
23/12/1977  [事故] ongeval
16/05/1979  [移交 645中隊] naar 645 Squadron
03/07/1979  [事故] ongeval
01/08/1979  [移防 Leeuwarden 基地] naar Basisvlucht Leeuwarden
16/12/1980  [拖靶任務] naar Target Towing Flight (TTF)
00/12/1981  [移交 Vokel 基地] overgevlogen naar Volkel
19/01/1982  [除役,移交土耳其空軍] vanaf Volkel afgeleverd aan Turkse luchtmacht als 6654

-----------------------------------------------------------------------------------------


最後,附上荷蘭國歌《Wilhelmus van Nassouwe》,向這批戍守低地國藍天三十餘年的狼嚎聲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