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22日 星期一

[Academy 1/72] 消失的一百小時:破曉---North American T-6 Texan 薩爾瓦多空軍 "53"


Le protege una férrea barrera

Contra el choque de ruin deslealtad,

Desde el día que en su alta bandera

Con su sangre escribió: ¡LIBERTAD!

Escribió: ¡LIBERTAD! ¡LIBERTAD! ¡LIBERTAD!

一堵堅韌的牆垛保護著祖國,

抵擋來自不忠與背叛的衝擊。
自國旗飄揚於空的那天,
她便以鮮血鏤刻著自由!
鏤刻著自由! 自由! 自由!


---薩爾瓦多國歌,《Himno Nacional de El Salvador


開戰背景與第一天戰況請見上篇: 消失的一百小時:序章---North American T-6 Texan 薩爾瓦多空軍 "Blue 74"

1969年7月14日傍晚,再熟悉不過的 DC-3、F4U 和 T-6 引擎聲劃過 宏都拉斯首都 德古西加巴 (Tegucigalpa) 上空;正當市郊的通康丁國際機場 (Toncontín International Airport) 塔台人員準備導引其降落時,不遠的政府大樓一一傳出爆炸聲,隨即而來的是自停機坪傳出的機砲掃射聲與更大的爆炸聲。在參天火光中,仰天而望的機場人員依稀看見尾翼上的識別標帶---藍白相間、白色色塊中沒有星形---不是友軍,而是幾個小時前剛宣戰的薩爾瓦多空軍!

隨著首都的各軍種司令部與通訊設施陷入癱瘓,駐防在全國各地的宏都拉斯陸海空三軍與憲警部隊陷入群龍無首的境地,只能各自堅守陣地;有的單位甚至連薩爾瓦多宣戰的消息都沒收到。更不幸的是,隨著夜幕落下,歷經多年政爭與經濟退化的宏都拉斯幾乎沒有足夠的設施與人力在夜間修復受損的通訊設施與電力;這一夜,散佈在各地的士兵只能無助地祈禱早晨提早並無災無難的到來。

7月15日,旭日自加勒比海的盡頭緩緩升起,映入宏都拉斯士兵眼簾依舊是德古西加巴雜亂無章的街景與郊區的叢林---還有飛越頭頂的薩爾瓦多軍機及遠處傳來的砲擊聲。原來一夜之間薩爾瓦多陸軍已經突破位在國境中部 (La Paz 省) 與東南部 (Valle 省) 的兩處公路關口,並利用改裝自美國二手校車的運兵車急行軍,深入境內一百多公里,準備由兩側包圍首都德古西加巴。兩國北方國境的山地與 聖保羅河 (Río Sumpul) 河谷亦有步兵與砲兵集結,牽制河谷彼岸的宏都拉斯軍,以防對方越過邊境直取薩爾瓦多首都 聖薩爾瓦多 (San Salvador),並隨時準備奪下彼岸的農業重鎮 新奧科特佩克 (Nueva Ocotepeque)。血腥的一天即將展開...

誰也沒料到在這個薩爾瓦多軍拿下新奧科特佩克、封鎖宏都拉斯的太平洋出口 豐塞卡灣 (Golfo de Fonseca)、包圍首都德古西加巴、迎向勝利的進攻日裡,通康丁國際機場機庫一隅的發動機啟動聲將改變戰局...

-----------(戰史下篇待續...)-----------

感謝各位看倌又看完這一篇落落長的戰史,接下來就是模型本體的部分啦~

繼前一篇的 T-6 薩爾瓦多空軍 "Blue 74" 後,這篇又是足球戰爭的 T-6 啦! 
依舊是使用目前 T-6 家族決定版的 Academy 套件,水貼與上一篇一樣亦是使用捷克水貼廠 DP Casper 的「足球戰爭大全套」其中一架的份量。機體改造方面亦與前篇雷同:將 Academy 套件內後期型的三格大窗座艙罩利用塗裝改造成前期型的六格小窗、移除機背天線基座、並在機首一側追加早期型的通訊天線。

本次製作的機體為支援薩爾瓦多陸軍 7月15日於北部戰線、進攻聖保羅河河谷,並奪下農業重鎮新奧科特佩克的機體。由於足球戰爭交戰雙方的空軍後勤狀況與彈藥供給皆不慎理想,本機在攻擊敵方時是由後座通訊員手持機槍掃射地面部隊或投擲手榴彈。如此原始的攻擊方式,或許也是這場小國間衝突的特色與悲哀吧!

熟悉的 Academy T-6 座艙,可惜製作時沒想到加上安全帶...




跟前一架 T-6 薩爾瓦多空軍 "Blue 74" 一樣不用黑色當下地,
而是隨意噴上內構色 (淺黃綠色)、茶色等。

希望透過下地的色差使後面噴上的銀色有所變化,
藉此呈現出中美地峽潮濕多雨及後勤體系疲弱的機體舊化效果...



噴上一層薄薄的銀漆,依舊是熟稔的 GSI 8號銀。



與前兩架製作的 T-6 一樣,

依序噴/疊上:  GSI 金屬底漆 → 亮光漆 → 水貼 → 亮光漆

以保持金屬漆輝度,並平滑表面,讓水貼得以服貼。



同一批次製作三架 T-6 的發動機整流罩,
可以些微看出 HB (前) 和 Academy (後) 在開模細節上的不同。



這次舊化稍微重一點,
依舊是習慣的 田宮琺瑯漆 (黑、灰、茶色) + X-20 進行漬洗。
這次多疊了幾層,並讓稀釋後的顏料自然流動、風乾,不像之前以布料強制吸乾。



點上航行燈的透明色 + 拉上張線,便大功告成啦!

接下來又是歡樂的拍照時間~



個人最喜歡的角度,
除現出機體勻稱的「士」字佈局,更讓單色機體上的舊化效果更加顯眼。



從這個角度可以看出座艙罩框架的顏色不太協調,
下次做舊化時別忘了遮蓋區域附近也要一併處理啊~!



機腹特寫。
感覺機腹可以做更多漏油的效果... (memo



同一批次製作的兩架薩爾瓦多空軍 T-6 ~



最後,要感謝 fazzplus 林大Tiger Tsao 虎大 兩位前輩介紹與勉勵在下參加 HobbySnap 舉辦的單發機網路投稿活動,讓本拙作得以登上 2019年 5月號的 ModelArt (所有參加活動的作品都有被刊登)。雖然在下技巧依舊不夠成熟、離得獎還有很長一段距離要走,能參加此次活動、甚至意外地出現在日本知名的刊物上已經感到十分滿足...。

相信未來在參加更多活動、更多盒模型的磨練後,一定能做出更加理想的作品!




比例: 1/72
品牌: Academy 套件 + DP Casper 水貼
商品編號: 1662
難度: ★☆☆☆☆

最後,附上薩爾瓦多國歌《Himno Nacional de El Salvador》,向在足球戰爭中為保護國家尊嚴、僑民安全的薩爾瓦多士兵致敬!

2018年9月17日 星期一

[Academy 1/72] 消失的一百小時:序章---North American T-6 Texan 薩爾瓦多空軍 "Blue 74"


Le protege una férrea barrera

Contra el choque de ruin deslealtad,

Desde el día que en su alta bandera

Con su sangre escribió: ¡LIBERTAD!

Escribió: ¡LIBERTAD! ¡LIBERTAD! ¡LIBERTAD!

一堵堅韌的牆垛保護著祖國,

抵擋來自不忠與背叛的衝擊。
自國旗飄揚於空的那天,
她便以鮮血鏤刻著自由!
鏤刻著自由! 自由! 自由!


---薩爾瓦多國歌,《Himno Nacional de El Salvador


又到了四年一度世界盃足球賽年,想必不少人都還在回味賽事的熱血與張力吧! 鮮為人知的是,1969年時世界一隅曾發生過一場因世界盃足球賽而爆發的戰爭---一百小時戰爭 (Hundred Hours War),因其導火線又稱為 足球戰爭 (Football War)。

1969年 6月 8日,1970世界盃足球賽北美、中美洲區外圍賽 B組準決賽在 宏都拉斯首都 德古西加巴 (Tegucigalpa) 登場,兩造分別為 宏都拉斯 (Honduras) 與 薩爾瓦多 (El Salvador) ---兩個互有貿易、移民往來但又充滿衝突情緒的鄰國。而一切衝突的根源要再回溯到 1963年---從宏都拉斯的一場政變說起...。


-------------------------------------(中間是背景介紹,不愛看可以跳過)-------------------------------------

地理條件上,宏都拉斯國土面積是薩爾瓦多的五倍且山地較少,而人口卻不及薩爾瓦多一半,再加上兩國文化相近、宏都拉斯可耕地較多,自二戰前便成為貧窮的薩爾瓦多農民移民天堂。經過 1~2代的耕耘,大多數薩爾瓦多裔已經從佃農變成小地主,擁有自己的土地和住所,並接濟更多來自母國的移民;到了 1950年代薩爾瓦多裔更占宏都拉斯人口多達 20% 之譜。

1957年,宏都拉斯二戰後首位民選總統 José Ramón Adolfo Villeda Morales 上任後將十年前受右派軍政府管制的土地解編,還地於民;並制定新的土地政策: 降低人民在賦稅上的負擔,並解除跨國企業的免稅與減免。在此一系列政策下,宏都拉斯開始大興土木,經濟亦迅速發展,經歷建國以來前所未有的榮景,也吸引更多薩爾瓦多移民湧入。同時,政治制度也逐漸走出獨裁,直接選舉與社會福利政策似乎已是可預見的未來。然而這片榮景卻諷刺的踩到了宏都拉斯最大的免稅受惠國---美國的底線。

自19世紀末,美國便在中美洲利用各種政商關係以及軍事施壓經營起「香蕉共和國 (Banana Republic)」體系,發展龐大的熱帶栽培業並壟斷當地農業、經濟、交通資源,間接控制 (或者說殖民) 中美諸國。而各國亦在美國施壓下長期給予美國公司免稅、治外法權等各項優惠及特權。1953年古巴吹起社會主義革命旋風後,中美諸國任何可能危及美國國家利益的政策更會被 CIA 貼上「左傾」的標籤;而宏都拉斯取消美國永久免稅優惠、將前軍政府管制並準備移交給美國企業的土地解編正踩到美國的紅線。

1963年 10月國會大選前十天,在 CIA 支持下,右翼軍人 Oswaldo López Arellano 上校發動軍事政變血洗被美國認定「左傾」的宏都拉斯自由黨、大學生以及戍守中央機關的憲警部隊。在軍隊實行首都戒嚴後數小時後,Oswaldo López Arellano 宣布自己接任總統,並悉數廢止 Villeda Morales 任內所有的的政策,宏都拉斯六年來的榮景瞬間歸零。之後數年間,宏都拉斯經濟一再崩盤,而捲土重來的美國聯合果品公司 (United Fruit Company) 和標準果品公司 (Standard Fruit Company,就是我們熟悉的 Dole) 更一步步蠶食鯨吞宏都拉斯國土。
在經濟崩盤和土地兼併等問題夾擊下, López Arellano 政府決定轉移焦點,施行他們的土地改革 --- 沒收所有薩爾瓦多裔的不動產,再重新劃分土地。至此,薩爾瓦多裔又回到半世紀前寄人籬下的佃農、底層勞工以及越界違法開墾的生活;而在幾年後,宏都拉斯人與薩爾瓦多裔的衝突越演越烈,就只差一個引爆點了...。

--------------------------------------------------------------------------------------------------------------------------

時間回到 1969年6月8日,在宏都拉斯首都德古西加巴的第一場賽事前,對薩爾瓦多人不滿已久的群眾包圍了薩爾瓦多隊下榻的飯店並加以騷擾。第一場比賽以 [宏都拉斯 1:0 薩爾瓦多] 結束。
第二場比賽則於 6月15日在薩爾瓦多首都 聖薩爾瓦多 (San Salvador) 開踢;這次輪到薩爾瓦多人以牙還牙,在比賽前一天晚上包圍並騷擾宏都拉斯隊下榻的飯店。第二場比賽以 [宏都拉斯 0:3 薩爾瓦多] 結束。宏都拉斯境內出現零星因不滿比賽結果而對薩爾瓦多裔施暴及槍殺的案例。
因兩隊各項比分皆平手,故於 6月26日在墨西哥首都 墨西哥市 (Mexico City) 展開決賽,獲勝者將與 A組冠軍海地 爭奪世界盃16強門票。在兩國數百萬觀眾矚目下,兩隊在 90分鐘比賽時間內 2:2 平手;並在傷停時間第101分鐘由薩爾瓦多中場球員 José Quintanilla 踢進關鍵一球,以 [宏都拉斯 2:3 薩爾瓦多] 收場,薩爾瓦多隊晉級。

比賽結束後,宏都拉斯國內對薩爾瓦多裔的衝突情緒已達到最高點: 憤怒的民眾開始隨機毆打路上的薩爾瓦多裔、放火燒毀薩爾瓦多裔居住的宿舍、工寮,甚至連軍警也加入暴動的行列;原本球賽後的小型人群衝突已擴大為全國性的排外暴動。數日後,薩爾瓦多政府開始利用各種外交管道與宏都拉斯政府交涉撤僑或護僑事宜。然,政策處處為難薩爾瓦多裔的 López Arellano 政府怎麼會放過這個炒作政績的機會呢?

1969年7月14日,苦候多時的薩爾瓦多政府向宏都拉斯發出最後通牒,最後只得到兩國斷交的回應,終於在日落時分命令部隊越過邊界,正式向宏都拉斯宣戰。第一波攻擊由數架 F4U 和 T-6 護航機艙裝滿炸彈充當轟炸機的 DC-3,在開戰第一時間癱瘓宏都拉斯空軍的中樞---位在首都德古西加巴市郊的 通康丁國際機場 (Toncontín International Airport),以掌握制空權。另一方面,陸軍也調派由 M3 輕戰車組成的機械化部隊與砲兵掩護步兵突破邊境上守備最嚴密的兩處關口,並順利深入一百多公里,直逼宏都拉斯首都,似乎一切優勢都站在薩爾瓦多這邊....。

-----------(戰史下篇待續...)-----------


呃...好像是第一次打這麼長的戰史和背景介紹,想必很多人看到這裡都累了吧? 該切入模型本體啦~

上一架同一批次製作的 T-6G ROKAF 後,這次又是 T-6主題啦! 本次製作的是 Academy 推出多年的 T-6G 套件,也是目前市面上的決定版;不論座艙及機身細節、組合度都在 HobbyBoss 之上,甚至連價錢都比 HB 還便宜! 水貼則使用捷克特別喜歡出冷門題材的水貼廠 DP Casper 的「足球戰爭大全套」的一部分。因薩爾瓦多空軍 (Fuerza Aérea Salvadoreña,FAS) 使用的是早期生產型的 T-6,座艙罩有些微修改,另外也在機首追加一根早期型的通訊天線。

與先前製作的 HB T-6G 相比,Academy 的座艙多了不少細節,開出了前後座間的支架。



同一批次施工的四架飛機,可以比較出 HB 在外型上有較為省略之處。



筆塗並遮蓋垂直尾翼中段的識別色 (即薩爾瓦多國旗的 藍-白-藍) 並黏上座艙罩。
因薩爾瓦多操作的是較早期的構型,座艙罩側面利用遮蓋膠帶改為六格小窗,
與先前製作的南韓空軍 T-6G 的三格大窗略有不同。



又忘了拍噴漆過程...

跟前一架 飛燕丙 244戰隊 生野文介大尉搭乘機 一樣,嘗試不用黑色當下地,
而是隨意噴上機身內構色 (淺黃綠色)、茶色等等。

不過這次銀色調的更稀一點,
希望能呈現出國家財政貧乏、貪污四起、中美地峽潮濕多雨的環境下機體舊化的感覺...



第一次使用 DP Casper 的水貼,印刷飽和度高、厚度薄且十分服貼,操作起來十分舒服!
與 ROKAF T-6G 一樣,先噴上一層 GSI 金屬底漆再噴上亮光漆,避免金屬漆輝度降低。



同一批次製作三架 T-6!
相較之下,ROKAF的塗裝鮮豔很多。可以略為看出 T-6 前後期構型的不同。



裝上發動機,很明顯 Academy 這部分比 HB 用心很多。
HB 把排氣管的環狀結構整個省略掉,發動機外型誤差也較大。
雖然蓋上整流罩都看不太到就是了...



蓋上整流罩,只剩舊化啦!
(結果又忘記拍...)


接著又是歡樂的拍照時間啦~ (敷衍



機身 FAS 字樣上的掉漆效果有點假...
按照機身的舊化&骯髒程度,掉漆部位卻有點少...



從後方看 T-6 粗壯的機身~
(攝影中軸線又歪掉了...)



私心覺得 T-6 最好看的角度。
後期型 T-6 將天線從機首移到座艙後方,視生產工廠變成紡錘型或水滴型。



從正面看 T-6,依舊是美系機特有的粗壯外型。

發動機整流罩上的防眩帶則是參考實機資料刻意塗歪,
薩爾瓦多的後勤到底多隨便啊...



機腹特寫。似乎可以再弄更髒一點...
機腹的 紅-綠-藍 航法燈算是 T-6 的特色之一,個人覺得蠻可愛的~

最後...拍完照之後才發現機尾起落架在攝影過程中折斷了...
趕緊打樁補救...




寫完這篇文章時,某種程度上心情還蠻沉重的: 在這篇文章寫到一半時,我國與薩爾瓦多解除多年來的邦誼關係。從此一事件中不難看出背後中共的各種文攻武嚇以及對我國在國際、外交場合上的種種為難與迫害。

從上述足球戰爭的發生背景與前半段戰史中,不難發現美國為維護其「國家利益」利用各種方式影響並干涉宏都拉斯的政局。而美國支持下的獨裁者上台更破壞當地胼手胝足建立的經濟榮景及難得擁有的民主政治,取而代之的是針對特定族裔的土斷政策以及種族迫害,更將一個熱情而繁榮的國度推入激進民族主義的深淵,最後更因此爆發戰爭。而美國當年操作「香蕉共和國」的模式正在非洲與南亞的斯里蘭卡和馬爾地夫上演,只不過操弄的體系改名叫「一帶一路」,而操偶師變成中共。希望操偶師、戲偶以及操作下黎民百姓受害的劇本能不再上演 (問題是不可能),各獨立國家、民族自決的道路能如願發展...。

(這一篇好像太沉重了...)


比例: 1/72
品牌: Academy 套件 + DP Casper 水貼
商品編號: 1662
難度: ★☆☆☆☆


最後,附上薩爾瓦多國歌《Himno Nacional de El Salvador》,向在足球戰爭中為保護國家尊嚴、僑民安全的薩爾瓦多士兵致敬!

2018年6月19日 星期二

[ハセガワ 1/72] 帝都ノ空ヲ守ル!---川崎 三式戦 飛燕丙 244戦隊 生野文介 大尉搭乘機


貴様と俺とは 同期の桜

同じ兵学校の庭に咲く

咲いた花なら、散るのは覚悟

見事散りましょ、国の為。


---大日本帝国軍歌,《同期の桜》


對大多數人而言,二戰日本的第一印象便是那高掛日之丸、翱翔於太平洋上空的零戰;而對二戰德國八九不離十便是翱翔於第三帝國前線、體態輕盈的 Bf.109。那,若如 Bf.109 外型的飛機出現在太平洋戰場呢?

1942年 4月18日從美軍航母起飛的16架 B-25 轟炸機如入無人之境飛入帝都東京及首都圈上空。在密密麻麻的防空砲砲火中,一架外型迥異於同期機型的日本軍機從水戶陸軍飛行學校跑道上悄悄起飛,試圖追上襲來的敵機機隊而未果;殊不知兩年後大量生產的該機將在帝都上空迎擊數量更多、火力更強的敵機。帝國陸軍的特殊生---系出日耳曼的 "飛燕" 傳奇在此悄悄揭幕。

從參考 He.100 實機和 Bf.109 圖紙誕生,到歷經新幾內亞、比島 (菲律賓)、台灣上空的鏖戰。幾經改良的飛燕雖仍因德系的 ハ40 (DB.601) 液冷式引擎水土不服、不易維修等老毛病而未能大量換裝部隊或成立大量使用飛燕的部隊,然就其操縱性而言乃是一款十分出色的戰鬥機,更能說是川崎在戰時技術與設計概念的代表性作品。

隨著1944年塞班島陷落,日本本土 (狹義的內地,不含台灣、朝鮮) 終進入美軍的轟炸機投射範圍內,天降之災又再次向帝都東京步步近逼。1944年 11月於東京近郊調布飛行場成軍的 陸軍飛行第244戰隊 便擔負起戍守帝都空域的重責大任,同時也是一支罕見全數由飛燕組成的部隊,更是直至終戰操作飛燕成績最為亮眼的王牌部隊。

本次使用的套件是長谷川發售已久的長青樹套件---A系列 A3的 飛燕丁型 加以修改,搭配 Finemolds 飛燕丙型 244戰隊 套件中的水貼,製作 生野文介大尉座機。以實機而觀之,飛燕丙---後期型 (未裝備德國毛瑟 MG151/20 機砲) 與 丁型 之間差異並不大,主要為兩者機翼機砲配置不同。然兩型機砲皆嵌於機翼內,於模型呈現上並無明顯差異,故本次製作僅就塗裝方面有所更動,若有考證缺失處還請諸位先進加以鞭策。

生野文介大尉為 陸軍飛行第244戰隊 そよかぜ隊 (第一飛行隊/中隊) 隊長,先後駕駛過三式戰 飛燕 和 五式戰。在王牌輩出的 244戰隊裡,一共擊落 6架敵機 (亦有一說擊落 8架,並未認列空戰王牌),其中有以機砲擊落者亦有以體當撞擊擊落者。或許是當年戰隊長 小林照彥少佐的光芒過於耀眼 (畢竟 24歲擔任戰隊長可謂史無前例的年輕、同時為空戰王牌),年紀更輕的生野大尉較未受矚目;至今生野大尉仍為較活躍的 244戰隊在世成員,另一位則為震天制空隊時期的 板垣政雄軍曹。

不愧是長谷川二十幾年的長青樹產品!
除了機身和翼面交界處有小縫要補、打磨以外,一下子便可輕鬆組完!


一旁是同一批次製作的 HB T-6G,
與 T-6G 粗曠的機身相比,飛燕顯得十分纖細。


筆塗橘黃色識別帶,並遮蓋。


還沒掌握噴筆技巧就亂噴一通的預置陰影(?) 和機首防眩帶。
待乾後,噴上一層銀漆 (而且好像調太濃了)...


與同一批次的 T-6G 相同,噴上一層金屬底漆以免硝基亮光漆降低銀色輝度。
噴一層亮光漆、貼水貼、又一層亮光漆、輕微入墨線和 wash,最後張線就完工啦! (敷衍)

主要使用 Finemolds 套件內的水貼,並搭配長谷川套件的標語水貼。

跟常被人嫌太厚長谷川水貼相比,Finemolds 的水貼更厚且不容易服貼,要花些時間並搭配熱毛巾操作。
下次若製作 FM 的產品...還是盡量用遮噴吧!!!

接下來又是拍照時間啦~~~


從襟翼不難發現,這架飛燕 (實機) 的副翼是從另一架塗著迷彩的同型機上拆下來的零件。
此 "殺肉" 現象在太平洋戰爭末期蠻常出現的,也顯現出當時日本在資源上的匱乏。


看了照片才發現...風擋前面好像沒有黏正


老樣子...個人認為最能看出飛機結構美的角度。


跟美系機粗壯的外型相比,飛燕纖細的線條看起來更是一種享受!


機腹特寫。
左側的機翼似乎沒有推平啊啊啊...


跟上一篇的 T-6G 同一批次製作,在這架飛燕丙上一樣體驗到幾個 "第一次": 第一次製作帝國陸軍飛機 (個人是海軍派的,某種成度上有點討厭陸軍啦~)、第一次使用 Finemolds水貼 (難用程度果真名不虛傳)、第一次噴預置陰影 (雖然噴得很爛)、第一次口味重一點的舊化 (雖然做得不怎樣,而且後來還有玩過更重的)。還是要感謝一直以來眾多前輩、大師的提點與鞭策,相信之後的作品會更有看頭!

在寫完這篇文前不久,才剛脫離做模型的撞牆期。雖然還有很多需要加強、吸收、磨練的地方,但是隨著心境的成長與轉變,給自己的壓力至少沒有前一段時間那麼大了。但同時學業和其他領域也來越忙了...。只能說...加油吧,我自己!!!


比例: 1/72
品牌: 長谷川 套件 + Finemolds 水貼
商品編號: 011335
難度: ★☆☆☆☆


最後,附上大東亜戦争末期的軍歌《同期の桜》,向守護蒼穹、戍守秋津之國的武士們敬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