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2日 星期五

[Italeri 1/72] 尼德蘭之眼---Lockheed-Fokker RF-104G Starfighter Recee. 荷蘭皇家空軍



Dat is dat ick mach sterven

Met eeren in dat Velt,

Een eewich Rijck verwerven

Als een ghetrouwe  Helt.

我終將逝去,願光榮的戰死沙場,

願在永恆的國度裡,成為虔誠於主的英雄。


---荷蘭國歌,《Wilhelmus van Nassouwe》(拿騷的威廉)


一提到冷戰時期的戰機,相信不少人對之前介紹過的 F-104 應該十分熟稔。
確實,F-104家族不但是第一款突破 2馬赫 的量產機,更是當時親西方陣營的主力機種。其生涯從 1950年代 美國空軍開始使用至 2004年 從義大利空軍退役為止跨越半個世紀,期間更參與越戰、兩次印巴戰爭、波斯灣戰爭等重大戰役與區域衝突,可謂戰歷輝煌;稱之為西方陣營的冷戰代表機並不為過。

相信不少人知道中華民國空軍曾以 F-104G 為載具,在「始安計畫」下衍生出機鼻安裝與 SR-71 黑鳥偵查機同型偵照設備的「始安機」(RF-104G Stargazer);後續還有移除機砲在機腹輪艙前安裝偵照艙的 RF-104G。鮮少人知道的是,同樣操作 F-104G 的荷蘭皇家空軍也曾擁有過 RF-104G...。

身為北約的一員---雖不如西德、丹麥等國的 F-104 需在開戰時肩負低空衝入華約空域投擲核彈的任務、平時則沿著鐵幕邊界執行偵照任務---荷蘭皇家空軍在汰換年邁的 Hawker Hunter 之餘,因國土測繪、支援北約偵照任務等需求而將部分 F-104G 改裝為 RF-104G。起先是委託西德 MBB (前身為德國二戰著名的軍機生產商 Messerschmitt) 將數架 F-104G 拆除機砲,在機身前段下方、主起落架輪艙前裝設偵照艙,此一型式與西德空軍、中華民國空軍使用的 RF-104G 十分近似。

然而在這批改裝機服役數年後,荷蘭皇家空軍委託 Fokker 將這批飛機全數移除偵照艙,改回原生 F-104G 構型,為什麼呢?
荷蘭皇家空軍雖全面換裝 F-104,但礙於空軍本身編制不大、機隊規模小等因素,即便為授權生產國之一,後勤成本仍居高不下。在此環境下,維護一批特殊規格的 RF-104G 顯得十分不經濟。
同時,荷蘭成功研製的國產偵照夾艙--- Orpheus Pod 更解決此困境。隨著 Orpheus Pod 進入量產,荷蘭皇家空軍再次委託 Fokker 將部分機體 (大部分為 306中隊所屬機) 進行小改造以整合新裝備的夾艙。而具有掛載並整合 Orpheus Pod 的機體被賦予新名字--- RF-104G Starfighter Recee. 。

日後,隨著荷蘭皇家空軍換裝 F-16A/B,R/F-104G 漸漸淡出第一線;而荷蘭皇家空軍仍持續使用 Orpheus Pod ,並整合在新裝備的 F-16 上 (也就是 RF-16)。此外,Orpheus Pod 更輸出並整合在義大利的 F-104G、AMX攻擊機 上以填補該國在完成生產 Tornado ECR 前的偵照任務空缺。


本次製作的是 Italeri 的套件,板件繼承自當年歐洲少數可與日本廠匹敵的 ESCI,也是當時唯一開出凹線、凹鉚釘的歐洲廠;雖然開模上有些與實機略有出入的考據錯誤,整體而言瑕不掩瑜。一如既往地,該套件也附上一整張內容豐富的 print in Italy 水貼,雖然不是由 "神之 Catograf "印製,但其品質及服貼程度與之不相上下。此外,此盒亦為目前市面上唯一有開出 F-104G/S 機背圓錐狀天線以及 Orpheus Pod 的套件,喜愛 F-104 的模友們不容錯過!!

本次選擇製作 荷蘭皇家空軍 322中隊所屬機塗裝,為該國歷史最悠久的空軍部隊。該中隊不但是荷蘭最後一個由 T/F-104G 換裝 F-16A/B的隊伍,更是荷蘭操作 F-104 的最後日子裡唯一保有前期全空優灰塗裝機的單位。322中隊雖然不是操作的 RF-104G Recee. 的主力單位 (主要由 306中隊操作) ,卻是 RF-104G Recee.在荷蘭皇家空軍裡最後的歸宿。這批 F-104G 在荷蘭全面除役後,遠渡千里至歐洲另一側的土耳其,在安那托利亞的藍天中繼續守護自由世界。


本批次製作皆因懶癌發作...所以幾乎沒拍到製作過程

與之前製作的長谷川套件 (F-104 "N104RB" Red Baron) 相比,
ESCI 1980年代開發的模具不論在組合度和細節方面絲毫不遜色。

機身需無縫處理處甚至比長谷川還少、主起落架輪艙分件設計與長谷川相比更為合理,也更容易製作。


不知不覺就完成製作啦~
(其實是忘了拍製作過程)

荷蘭皇家空軍的 RF-104G Recee. 雖僅為整合偵照夾艙的 F-104G,
亦能執行及使用各項一般 F-104G 的任務與武裝。
但考量偵照任務需求,武裝只選擇使用 副油箱 *4 + Orpheus Pod。


接下來就是拍照時間啦~

前面幾張為剛開始使用單眼相機所攝,
在明暗度、曝光等方面有不少瑕疵,還請各位大大見諒。


筆者個人認為,這依舊是最能展現 F-104 家族洗鍊線條的角度~


Italeri 的傳家寶刀---印刷精美、易操作且圖案不過於瑣碎的水貼。
即便不是由 " 神之Catograf "印製,其服貼程度和發色依舊十分出色;
唯一的硬傷大概就是說明書的水貼位置標示不清...。


從正後方看 F-104,再次驗證其 "載人飛彈" 暱稱由來。
而從其簡單線條與洗鍊的外型觀之,
更可以理解當年 Lockheed 臭鼬工廠的精英工程師們追求突破 2倍音速的精神。



側面特寫。
垂直尾翼的圖案為 322中隊隊徽 "Polly Grey",灰色鸚鵡。
此隊徽從 322中隊仍在英國皇家空軍內一路使用至現役的 F-16上,未來更將傳承到 F-35上。


機身中段近照。
在全面換裝 F-16A/B 後,大面積、高彩度的荷蘭軍徽已全面消失。


機腹、Orpheus Pod 特寫。


終於完成第二架 F-104 啦!!! 身為冷戰機種愛好者,F-104 家族一直都在「全服役國收齊」清單中;如今機庫裡的 F-104 "N104RB" 不再形單影隻,全服役國收齊計畫又邁出一步!

在本次製作中,與同一批次的 Rafale C 一樣幾乎沒有用到補土、膠絲補縫,也不需要大規模打磨,再次體驗到製作快樂模型的樂趣與輕鬆感~   這套 1980年代 ESCI開發的模具與 1990年代 長谷川的相比,或許印證了「老驥伏櫪,志在千里」一語;縱使年代較為悠久,其易組裝性與開模設計 (還有CP值) 與後來者可說是伯仲之間。而兩者之間的競爭與優劣,更為模友們帶來更多選擇與製作、考據的樂趣。

眼看近一兩年各老字號、新興模型廠商之間不論在航空類、AFV、船艦類競爭皆十分激烈,相繼推出類似題材不分軒輊、伯仲爭之。一時間,群雄雲起。在此紅海戰術之下,確實無數同好獲益良多,更為沉寂已久的市場注入新血。而商場與現實競爭何者不是如此呢? 在茫茫人海、各自衝殺的戰場上,除了充實己身實力與同行、同事相互合作、競爭外;或許增廣見聞、旁徵博引,在紅海之外找到另一片藍天也是一條可行之路。


比例: 1/72
品牌: Italeri ( 繼承 ESCI 模具)
商品編號: 1296
難度: ★☆☆☆☆

特別感謝 荷蘭模友 Kor Suk  提供荷蘭皇家空軍操作 F-104 的簡史與本拙作機體 D-6654 的服役資料!!!

-------------------以下為荷蘭文該機服役紀錄--------------------------------
D-6654

15/03/1965  [完成生產] afgeleverd aan KLU/Leeuwarden; nevelgrijs
16/03/1965  [移交 322中隊] naar 322 Squadron
12/05/1966  [事故,鳥擊] ongeval; vogelaanvaring
00/00/1968  [中隊整併] naar 322/323 Squadron (pool)
24/11/1969  [事故,降落意外] ongeval; landingsongeval
18/05/1976  [事故,鳥擊] ongeval; vogelaanvaring
23/12/1977  [事故] ongeval
16/05/1979  [移交 645中隊] naar 645 Squadron
03/07/1979  [事故] ongeval
01/08/1979  [移防 Leeuwarden 基地] naar Basisvlucht Leeuwarden
16/12/1980  [拖靶任務] naar Target Towing Flight (TTF)
00/12/1981  [移交 Vokel 基地] overgevlogen naar Volkel
19/01/1982  [除役,移交土耳其空軍] vanaf Volkel afgeleverd aan Turkse luchtmacht als 6654

-----------------------------------------------------------------------------------------


最後,附上荷蘭國歌《Wilhelmus van Nassouwe》,向這批戍守低地國藍天三十餘年的狼嚎聲致敬!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